+我Q看李达康挖海蛎子视频

本命张良。




自说自话系列
一种结果未知的救赎吧














2017.4.9
  关于交际方面,果然还是不尽如人意啊。不知为何,从小到大能够真正同行的人少得可怜,并且随着年岁增长而单调递减。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不得而知,我既疑虑过别人,更怀疑过自己,然并卵,情况一如既往。
   既然如此,就贯彻一贯的理念吧。
   顺其自然。
   不强求不强求,因为我也不知应该怎么做。
   那就一个人吧,妥协妥协。
   我这个人可能快有心理障碍了,总觉得没人能分享我的内心,而我不便,也不想去打扰谁。
   修炼一下自得其乐的技能吧。
   其实现在心绪也平和了很多,尽管我并不能分清平静淡然和麻木逃避的区别,或者说,根本把握不了二者的界限。
   慢慢来。
   是时候不退不颤。

2017.6.4
   再次莫名的忧郁和烦躁。
   其实也算不上莫名,只是不去直面,任凭“那些东西”的朦胧的形态根植于我的脑海中。
   究竟是不敢,还是别的什么。没错我在害怕,我知道这些似是而非的念头往往是被我二次加工过的现实,而现实往往不堪。
   当然我只能评判我所经历的现实——倒是没有如此的灰暗,只是一堵染了些脚印的白墙,远远没到天堂地狱临门一脚的程度。
   人能大义凛然地说出“直面现实,接纳自我”云云,却往往要经历多次口是心非所带来的代价后才能三缄其口,独上西楼,只道天凉好个秋。
   大抵普通人都是如此。很值得鼓励的一点是,我起码过了那个认为自己是天才的中二期,把那一点充满幻想的小骄傲藏在心底,并不上锁,让它时不时逃出来撞出几只小鹿,然后拽着平凡远离平庸。

2017.6.11
   该静下心了。
   孤独,是吧。自说自话自导自演,喊的声嘶力竭也只换来敷衍的几字回应。
   原因何处,我始终未能参透,看来只能选择接受。
   因为我无计可施,也没了头破血流的勇气和体力。
   逆来顺受吧,然后在一片寂寥中引吭高歌。
   或许这只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,只落得个啼血的下场,也化不成杜鹃,漫山的绚烂。
   或许我赌对了呢,就这么走下去吧。
   你没经历过伸手不见五指的长夜,也就没有厌恶或赞美的资格。
   前面又不是悬崖峭壁,只是几星点的雾恰好挂在了睫毛上。
   愿我能寻到心之所向。
   其实我早就有了,只不过没有过于坚定的步伐。
   以后干脆沉迷自我好了。


2017.6.22
   状态不太对。
   是否有些过于敏感,斤斤计较??
   什么时候开始,做事前都要计算一下得失呢。
   这是一种无伤大雅却不该出现在印象中的我身上的算计呀。
   果然变了。
   不敢想象等到了大学,社会,我可以变得多令自己难以置信。
   好了我很累,所以别再去在意那么多,成天揪着鸡毛蒜皮不过让内心鸡飞狗跳,形骸之内却如一潭死水。
   必须得承认,我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抠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。
   大概就是被这些被我妖魔化的零零碎碎塞满了内心,然后闭目塞听,于是泡在苦恼和自我怀疑中的神经日渐敏感脆弱。
   为那些鸡毛挣扎的日子太累。坦荡一点吧,人应有思想,但不该浪费,否则我还不如做一个zz,不知者无罪无嗔无痴,更无念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